【公司那些事】(04)作者:伤心之人16   都市激情 
字数:5251


                (四)

  我站在原地沈默了一会,确定了自己刚才确实不是幻听,原以为郑秀秀顶多算是作风大胆一点,只是没想到她的大胆是如此的出乎我意料。

  再笨的人也听出来这是摆明勾引我了,此时不上还等什么,送上门的肥肉要是不吃那才是真正的大笨蛋。

  「哦哦!!好,你的衣服放在哪里?」

  我发现我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嗓子都快冒烟了。

  「就在门边的那个衣柜里,你拿件短袖给我吧。……算了,麻烦你多拿件内衣。」

  赤裸裸的诱惑,外套还不够竟然上升到了内衣的程度。

  当我打开门边的衣柜,映入眼帘的是五颜六色各种款式的大衣外套还有T恤短裙之类的,总之密密麻麻挤满了一整个衣橱。

  「我滴个乖乖,女人买衣服真是不手软,她一个月工资够花吗?」

  对於短袖我没有太仔细地看,只是找了一件差不多适合这个季节的,重点是帮她找一件内衣,应该说是为了待会的『小游戏』,既是是帮助她也是在满足自己。

  心中窃喜,在翻找了一阵之后终於挑选出一件我比较满意的前扣式的黑色蕾丝胸罩,看着那不过是半个罩杯大小的护垫,我心里又不禁猜想这个小骚货已经给多少个男人玩弄过了,恐怕早已经是破鞋一只了。

  另外让我吃惊的是胸罩的尺寸竟然足足有36D之大,完全看不出来郑秀秀人小小只的身材有够料。

  「那个,衣服我给你拿过来了。」

  我站在浴室门外假装咳嗽了一声。

  「吱呀」

  一声响,浴室门被打开了一条小缝,郑秀秀在里面露出了一小半的脑袋,带着三分的羞涩但好像又有几分窃喜,脸蛋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浴室温度的缘故。

  「太感谢你了。」

  她从那条小缝内伸出了如莲藕般雪白的手臂,我差一点就有直接沖进去大逞一番兽欲的沖动,但理智的我还是克制住了。

  她勾引我那是她发骚,如果我就这么沖进去人家到时候反悔了,我就变强奸了,好东西不在乎这一时半会的。

  当郑秀秀接过我拿给她的内衣之后,她又重新把门关上,我站在门外仍然回味着刚才她身上沐浴露所散发出来的香味,只是这么简单的一点刺激都让我的老二有了擡头的迹象,看来是太久没有发泄了。

 大约又在外面无聊地玩了十来分钟的电脑郑秀秀才算是梳洗完毕从浴室整整
  齐齐地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让你一个人在这里等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梳洗过后的郑秀秀有种出水芙蓉的感觉,比之刚才还要更加具有魅力。

  「你平时都是一个人住的吗?你男朋友不跟你住一块哦。」

  电脑都修好了,如果没事的话我其实是应该早走了的,但此时此刻我又哪里舍得离开这里,故意开起话题,希望能都逗留一会。

  郑秀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慌张地说:「对哦,我都忘了,他今晚加班待会就要回来了。要是他看到你和我在一起的话……」

  后面的话她没再说下去,但傻子都明白她的意思。

  我那一刻真的被她吓出一身冷汗来,如果情况属实,我在这里可是随时有着生命危险。

  有些慌张地问她:「你说真的?那我还是快点走吧。」

  说着,站了起来就打算往门口走去,直到我快到门口的时候背后才传来了郑秀秀爽朗的笑声:「骗你的,胆子这么小,是不是平时做了很多亏心事,这么怕别人的男朋友。」

  我转过身有些苦笑不得地看着她:「小妹妹,你知不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还非常配合地用手在胸前顺了几口气。

  「放心好了,我男朋友不在本地,他在xxx工作,一个月才过来一次,不会那么巧碰上的。」

  作为一个花丛老鸟,从刚才的那句话里我得到的有用讯息实在是太多了,正值青春靓丽的年纪,却和男朋友分居两地,男友一个月才能过来一次,也就是说如果她恪守妇道的话,那一个也才只有那么一两天的性生活,而显然郑秀秀现在的样子不像是这一类的贤妻良母。

  当一个女孩会把自己男友不在身边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时,不是神经大条的白癡那么她这么做就是有意想要告诉你这一点。

  「还是异地恋,你们是大学同学吗?」

  我慢慢地走了过去坐在她的身边,假装是被她刚才吓得不轻要休息一会。
  我俩之间的距离可以说是非常之近,至多能多放进一只手臂的空间,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郑秀秀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适,一点也不介意我的鲁莽。

  「对啊,我和他在大一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当我听到这一讯息时,不是为他们纯洁长久的爱情所感动,而是第一时间想到『那不是已经操了好几年了,人家这肉吃得都吃不多了,剩下的人也只能是喝汤了。

  表面上说着羨慕她和他男友的爱情可以保持这么长久,我心里又在阴暗地想着这个小骚货不知道已经被多少男人玩弄过了,也不知道他男友知道以后会不会当场发疯。

  「你呢,这么晚了还进一个女生的房间,不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女朋友要是查岗的话你就死翘翘了。」

  郑秀秀很调皮地沖我做了一个鬼脸。

  『女朋友』这三个字真是给我造成了一万点的伤害,原因就是我和我的女朋友在一个多月前刚分的手。

  果不其然,郑秀秀一听到我和女友分手了,女人的八卦之心顿时上涌,逼问着我们分手的原因,我差点无奈到想要用性无能这样的搞笑借口回绝她,但还是把真相告诉了她:「她和另一个男人好了。」

  是的,别人的男友带了绿帽子,我的头上其实也早被前女友带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所以如果郑秀秀真的是一个放荡不堪的女人的话,我想她男友知道事情后的心情我是能够明白的,我一度也是从那里走了出来。

  郑秀秀一开始以为我开玩笑,但反复确认之后才肯定我说得确是真的,她的目光了开始出现怜悯和同情,我被她这样一弄一下又回到那天撞破女友和那个野男人的奸情时的一幕幕场景,愤怒、伤心、悲痛一股脑地就涌了上来。

  不知不觉眼角都开始有些湿润了,赶紧低下了头怕被郑秀秀看到,但我们的距离这么近又怎么会躲过她的目光呢。

  她从哪里不知道拿来一张纸巾悄悄地递到了我的眼前,我其实在跟女友交往的时候也不是什么模范男友,该玩的还是会出去玩,在一些约炮软件上也没少勾搭妹子,上过床的也不在少数,甚至於女友当时的闺蜜我和她也发生了关系。
  当我每次发泄完兽欲之后,都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对女友怀有深深的歉意,但就是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总是喜欢着玩些刺激的。

  而当时的女友在我看来太过温顺,甚至有些无趣木讷,并不喜欢我所喜欢的那一套,所以平日里的性生活就像是例行公事一般,无论我如何引诱、教导,她就是不肯放开一点。

  后来自己想想还挺好的,家里有一个传统听话的老婆,自己又可以在外面随便玩,这不是所有男友梦寐以求的生活吗,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个善良传统的可爱女友给了我一记人生残酷的重拳。

  竟然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跟其他的男人鬼混到一起,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还是跟我们同一个学校,不是比我小了一届,是我和女友的学弟,说来他俩第一次见面还是我介绍认识的,现实是如此的讽刺。

  从那以后我也明白了,没有不好色的女人,就是看你会不会调教而已,她不够有情趣只是你的调教能力不足以引出她最深层的一面罢了。

  郑秀秀在听完了我的故事之后不断地安慰着我,而我也在不知不觉间靠到了她的肩膀上,像是一个知心大姐姐在安慰着刚失恋的小弟弟。

  其实我早已经从当初的阴影走了出来,只是被郑秀秀刚才这么猛然一提一下情绪上来没有控制住,过了这么一会眼泪也早已经流干,而此时的我仍然靠在郑秀秀的肩膀上。

  房间里开始出现了暧昧的气氛,我感觉到郑秀秀的体温好像开始慢慢升高,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时而缓慢时而急促,显示着她内心的不平静。

  正当我们两人谁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打破这一僵局时,屋外的敲门声却突然传了进来,吓了我俩一跳,我们彼此对望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疑惑和那在刚才的情感交流中所产生出来的一丝丝的暧昧情愫。

  郑秀秀快速地躲避着我的目光,自言自语道:「什么人,这么晚了。」
  说着像是要走过去开门的样子,我突然灵光一闪,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去开门万一是坏人就惨了,赶紧抢先了一步,在猫眼上看了看,门外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手里还拿着一个塑料袋子。

  我打开了门,那个男人见到我起初楞了一下,立马有礼貌地问好:「你好,你订的xxx外卖到了。」

  我吓了一跳,赶紧回头看了看郑秀秀,此时的她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那个外卖员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但她摇了摇头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没有订外卖。」

  拿外卖员擡头试图想要找寻门牌号码,找了一会也没找到尴尬地问:「这里不是xxx号吗?」

  郑秀秀指了指对面的房子:「xxx号是对面的房子。」

  外卖员恍然大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搞错了。」

  连连道歉又向对面走去。

  我关上房门后和郑秀秀互相对视一眼,都感到对方刚才的表情是如此的滑稽,一扫刚才有些怪异的气氛,只是被他这么一破坏,我这好不容易才有的机会就此泡汤。

  两人就这么傻站着不知道说什么,我看今天是没戏了,还得等到下次了,反正现在算是勾搭上了,以后的机会多得是。

  和郑秀秀告别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还在回味着和郑秀秀刚才那暧昧的一幕幕,心里又在感慨着是不是寂寞的女人特别容易被人趁虚而入,当初我是不是冷落女友呢,才导致了她的红杏出墙,想了太多还是没答案,干脆睡觉。

  小张是我们部门的年轻九零后男孩,刚进入公司不到两个月,算是比较活泼开朗的男孩,大家有事没事就会拿他开涮,而且还是拿他和他女朋友开涮,我一开始不太明白,大家怎么都认识他的女朋友的样子。

 后来才知道原来小张的女友工作的地方就在我们公司上一层的另外一家公司
  里,平时要是早下班了就到我们公司里来等小张一起下班,久而久之大家对他的女友都认识了,感觉跟做自己的同事一样,这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两家公司碰巧的政治联姻。

  小张的女友叫小萌,同属於九零后这一群体,人如其名长得非常可爱,而且身材好到过分,就像是大家经常说的童颜巨乳这一类型。

  有时我听他们开玩笑开得过分了,都是扯到小萌的身材上面来,总是让小张平时要记得多补充营养,看得出来部门里的这些老色鬼对人家的女友早已经垂涎欲滴了。

  但小张这孩子不知道是傻还是窝囊,被同事们总是拿女友来开玩笑也并不生气,或许这也没办法生气吧,又不是在学校里,可以跟人打一架,在一个公司里一个部门里都是有着比较明显的等级制度,你要是惹到那些领导不高兴了,不让你走光是让你穿小鞋你就头疼。

  有一次我看小萌坐在我们公司的走廊的招待椅上,我就上去打了个招呼:「小萌,过来等小张下班呢。」

  小姑娘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说:「是啊,但刚才毛毛姐说他刚去楼下办点事去了。」

  「这样啊,那你没事先在这坐着,他估计待会就回来了。我要是有你这么好的女友就好了,明天过来等我下班,就是无薪加班我都愿意。」

  小萌听完很害羞地低下了头,她的这个举动让我顿时想起了我的前女友,她也是个很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被我说几句情话就闹得脸红心跳的。

  「如果她现在还在的话就好了。」

  我的心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可惜现实是现在的她不知道在哪个男人的胯下承欢哭泣,不知道那个小学弟现在有没有玩腻后抛弃她。

  我看着小萌有些出神了,越看她越觉得她跟我那个伤透我心的前女友越像,以至於我想多跟她聊聊,只是这里毕竟是公司,任何的一举一动都容易惹来别人的闲言碎语。

  突然间小萌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接下电话后匆匆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只是听她的语气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果然,她站了起来:「东哥,我同事找我有急事,我得过去一趟,就不等阿艺了,他回来的话麻烦你帮我告诉他一声。」
  我答应了下来,在她临走之际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突然叫住了她:「小萌,你把你微信好友加一下吧,到时候小艺回来我告诉你一声。」

  其实这个乘机要联系方式的借口后来想起来怎么想怎么觉得有点怪,但当时不知道怎么就脱口而出了,而小萌或许是真的有急事又或者脑筋也和我那女友一样大条吧,想也不想就掏出手机跟我互相加了微信好友。

  如此一来我就顺利地拿到了这个可爱小女生的联系方式,我的内心开始期待着发生些什么。

  在往后的一段日子了,我有事没事就会去看看朋友圈,看到小萌发朋友圈了就会第一时间评论,一开始只是我单方面评论,后来随着她来公司等小张的时候我总是时不时地跟她搭上几句话,两人之间也变得熟悉起来。

  她后来也会在朋友圈里和我互动,因为我并没有加小张的好友,所以我们两人间的交流小张完全不知情,这在莫种意义上来说应该也算是背着男友暧昧的一种吧。

  因为我被女友戴了绿帽,有时就会想如果是我给别人的男友戴绿帽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在我以前勾搭过的少女、少妇人妻里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关系,但那只是我知道她们有着男友和老公而已,并没有多大的刺激。

  而这种是身边的人给他直接戴绿帽,这个我可从来没有尝试过,前头还和你有说有笑的朋友弟兄,后脚一走你就爬上了人家女友、老婆的大床翻云覆雨,想想都觉得刺激的不行。

  我和小萌之间这种暧昧的关系突破应该要在那次街上的邂逅说起,在家里实在是闷得慌了,刚好附近开了一家百货大楼,本着没事干的精神干脆去看看吧,七走八拐的来到了女装店铺,在无意浏览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了一声:「东哥!真的是你啊。」

  我一转头,小萌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